现在的位置: 主页 > ca88 > 正文
中国制造业跑到美国真的就好吗?-中国机电网
2017-02-08 02:14 ca88

  较为低廉的能源电力等资源成本、特朗普声称的大幅减税政策、美元持续升值的加成效应……近期广受关注的福耀在美设厂话题,似乎一夜之间让中企赴美投资充满想象力和操作空间。   笔者参加了10月份福耀玻璃美国俄亥俄工厂、也是全球最大单体汽车玻璃工厂的竣工仪式,也曾拜访过多家美国市场的中资企业,从笔者了解到的信息看,受法律环境、文化差异、中美关系等诸多因素影响,中企投资美国远不如想象中那样美,中企入美之前都应该审慎评估、理性决策。   福耀案例难复制   福耀案例具有一定特殊性,大部分其他中企恐怕难以推广复制。一是福耀在美投资不会遭遇本土企业竞争阻力。据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介绍,在福耀于2014年收购美国PPG公司浮法玻璃生产线后,美国本土汽车玻璃生产行业几乎就成为一片空白,福耀在美建厂堪称填补美国汽车产业空白。   二是福耀俄亥俄工厂已成为当地汽车产业链的重要一环。曹德旺说,福耀俄亥俄工厂位于美国汽车工业走廊的核心地段,周边有数家全球知名的汽车制造商,俄亥俄工厂的地缘优势将使福耀成为完善美国汽车产业链的重要一环。事实上,本次福耀在美投资设厂本身就是应美国通用汽车邀请而设。   三是汽车玻璃行业具有一定的特殊性。福耀玻璃美国公司副总经理王俊铭说,电力和天然气是生产浮法汽车玻璃的两种重要原材料,而这两种原材料美国的价格都明显低于国内,这会在成本上给福耀玻璃带来较大的独特优势,其他行业企业很难具备同样优势。   四是福耀国际化发展需要。目前福耀已经是全球第二大汽车玻璃生产商(按实际出货量算已排名第一),作为一家国际化企业,为更好服务全球客户,福耀具有进行全球化生产布局的现实需求。   即便如此,福耀俄亥俄工厂也仍面临诸多挑战。一是人工成本压力较大。据福耀估算,美国蓝领工人成本大概是国内八倍,目前俄亥俄工厂已雇佣工人超过2000人。二是当地工人对汽车玻璃行业并不熟悉,简单培训后上岗的生产效率尚难以和国内工厂相比。三是工会问题有可能成为未来潜在风险。目前福耀俄亥俄工厂尚未成立工会,在10月份的竣工仪式上,一位政府官员在发言时已经敦促福耀成立工会,是否成立工会将对福耀俄亥俄工厂未来发展产生较大影响,而包括工会等在内的中美企业文化差异会带来怎样的挑战也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市场层面挑战重重   在此之前,在美国亚拉巴马州投资设厂的铜管生产企业中国金龙集团,经历了投资初期的风光后便曾遭遇包括工会等在内的企业文化磨合之痛。当然,福耀和金龙并不具备完全可比性,不同企业的国际化经验和人才储备差异很大,但毫无疑问的是,工会等企业文化差异问题会成为很多在美中企尤其是制造业企业绕不开的话题。   美国中国总商会的《2016在美中资企业年度商业调查报告》显示,在美经营的中企所面临的人力成本问题非常突出。许多以价格为优势的公司都反映文化差异等客观因素给企业在美国的经营带来了挑战。   近几年中企对美投资增长迅速,但其中制造业所占比重并不高。根据我国商务部数据,近几年我国对美投资中,制造业投资仅占约二成,而服务业投资流量、存量均超七成。服务业大量涉及东道国法律、文化融合等问题,企业需要拥有强大“软实力”才能胜任。   法律环境是很多中企在美经营面临的另外一大挑战。比亚迪副总裁、美国分公司总经理李珂的说法是,美国是全世界律师最多的国家,法律意识已经融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一家在法律风险方面没有任何准备的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很容易成为“阻击”对象。中企在进军美国之前,一定要有会遭遇法律诉讼的认识和觉悟。   美国中国总商会副会长、宝钢美洲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叶萌也认为,美国是一个较为成熟的市场,法律法规体系较为完善,但也十分复杂,中企容易在劳务、环保、生产安全防护、知识产权等方面遭遇法律纠纷。   政府层面限制多多   除了市场层面的种种挑战,在政府层面,美国对中企的种种限制和制约也不容忽视。很多在美经营中企的一大感受是美国的政策是公开、透明的,美国市场注重按规则办事,但在公开透明的掩护之下,美国形形色色的保护主义其实也同样未加掩饰,反而某种程度上因所谓的公开透明而被忽视。   美国政界经常用对华贸易逆差攻击中国采取了不公平的贸易政策,却从不提美国枉顾国际贸易比较优势原则、一直坚持对华高新技术产品进行管制,且不说美国消费者从中获得的巨大实惠。而在贸易逆差掩护下,美国频繁对华发起反倾销、反补贴、301、337等花样繁多的贸易救济措施。就在12月初,美国又拒不承认根据15年前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中国理应自动获得的市场经济地位。   近几年,伴随着中企对美投资的迅速升温,美国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CFIUS)也开始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所熟知,因为根据2016年CFIUS公布的报告,中国已连续3年成为遭遇该机构审查最多的国家。   美国罗格斯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继介绍,CFIUS从设立之初便有其特殊性。在美国这样一个强调信息透明的社会,以涉及国家安全为由,法律却赋予了CFIUS可以凭不公开信息否决外国投资的权力。一旦进入最终调查环节,企业是十分被动的。   此外,以各种各样的监管为名,美国监管机构对包括中企在内外资企业违规行为的处罚向来不手软。以金融行业为例,美国金融监管部门以违反“反洗钱”规定为名,通过所谓长臂管辖权,先后对荷兰ING、汇丰银行、渣打银行、巴黎银行等十多家银行处以了数百亿美元的罚款,其中近期对德意志银行的巨额罚单,一度引发德意志会不会成为下一个雷曼的市场担忧。近几年,伴随着中资银行在美业务的不断扩张,已经开始有中资银行遭遇美国金融监管当局的警告或罚款。   特朗普成最大不确定因素   特朗普美国大选中胜出后,其一贯声称的“美国优先”以及贸易保护主义倾向等,也让未来美国的经济政策走向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即使被很多人认为可以较好发挥中美比较优势互补性的基建领域,中企的投资机会也并不乐观。   中建美国有限公司总裁袁宁的现身说法是,美国的基础设施几乎都属于政府公共工程,都有政府资金介入,而非政府资金介入项目的都会有一系列的限制条件,比如购买美国法、完全公开竞标、企业资质等,对大部分中企而言,要把握这样的投资机会殊为不易。   美国中国总商会会长徐辰说,美国市场竞争激烈,还有投资审查等本身一些市场特点,包括中企在内的外国企业在美国绝非很容易就能取得成功。对中国而言,国企往往是比较有实力走出去的企业,而美国恰恰不欢迎国企投资。   李珂、万向集团美国公司总裁倪频等均表示,中企赴美投资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否则要在美国这样一个高劳动力成本、竞争激烈的陌生环境下取得成功是十分困难的。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美国罗格斯大学访问学者邓子梁就提醒,中企赴美投资应保持理性,很多中企盲目看重赴美投资进入门槛低,但是却不知后续经营竞争激烈,进入后的生存率并不容乐观。   但不容否认的是,作为全球最发达的市场之一,美国在市场环境建设方面仍有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2016在美中资企业年度商业调查报告》显示,中资企业对美国总体的商业及投资环境的评价普遍积极或中立,受访企业对美国的创新程度以及商业运作的专业性、透明度和合规性等给予了高度评价。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由量到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中国可以继续“扬长补短”深化各项改革,激发和释放经济新活力。伴随着各项改革的逐步到位,除了国际市场,中国本土市场的未来增长空间,仍然十分值得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