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ca88亚洲城 > 正文
国内植保无人机洗牌加速 谁能笑到最后-中国机
2017-02-08 02:16 ca88亚洲城

   

  近期植保无人机行业很闹腾。11月24日大疆和汉和同时推出自己的主打机型。大疆公司继MG-1之后,昨天正式推出了面向全球的MG-1S升级版本的新一代无人飞机,宣传攻势十分犀利;而国内油动飞机三杰之一的无锡汉和也在11月24日招开了《汉和战略客户与媒体沟通会》,在会上隆重介绍了其新一代主打产品”“水星一号”;前几天深圳极飞科技也面向国内推出了第一款市场化产品。   总之,最近国内植保无人机行业异常热闹。   不过,热闹归热闹,静下心来一琢磨,总感觉国内植保无人行业好像正在经历着某种变化。   进入的企业少了,退出的却很多   农机喷认为,最大的变化就是进入的企业少了,而退出的企业却很多。   先说退出的企业吧!据业内某位专家级的老板说,2015年,国内植保无人机生产企业一度超过了500家,而今年可能连200家都不到了,农机喷试着将这些退出的无人机企业归成4类。   第一类是纯投机者。这样的企业在农机业内有,在行业外更多,比如河北某生产小型农机具的小公司经不住诱惑而贸然进入这个行业,连一年都没有坚持住就退出了。   第二类是业余爱好者。国内大量的玩航模的无人机爱好者看到农业植保领域商机大,在某些“砖家”的怂恿下,成批的进入这个行业,但这些业余的爱好者根本不懂植保无人机水的深浅,所以进来的多,退出的也很多。   第三类是大企业。前一段时间国外媒体报道,日本久保田也推出了农用无人机。国内几家大型的多元化农机制造商涉及无人机业务的也不在少数,比如国机集团、江淮动力、常发集团等。但无人机属于一个细分的小行业,这个业务对这些大型企业来说,贡献不了规模,也产生不了利润,所以新业务在资源不到位的情况下,最终只能是舍弃。   第四类是没有核心技术者。据说现在在淘宝上用不到2000元就可以攒一台无人机,但农机喷想告诉大家的是,无人机飞起来容易,但作业却很难。所以那些自己没有研发能力,想仅凭社会化配套的公司也在不断地退出。   再说留下来的或是发展壮大的公司吧!   第一类是跨领域公司。比如大疆,本来是消费级无人机全球的no.1,并且有自己强大的全球分布的研究院,在消费级市场取得成功后,顺势进入植保无人机领域,虽然不能说是易如反掌吧,但也能说是异常顺利。   第二类是军机、工业无人机企业。在国内最有名的是无锡汉和、安阳全丰、深圳天鹰兄弟等老牌的无人机企业,这些企业大多数是沿袭北京、成都、深圳等地的军工技术,或者有原来从事军用无人机研发的领军人物,或是有军工背景的研发团队,有了这些实力人才,企业就有独立开发和迭代开发的能力,可持续发展。   第三是有好的商业模式的公司。比如通过服务实现差异化竞争,最典型的就是极飞科技。这家公司和别人不一样,别的公司都一门心思地想着多卖几架飞机,但极飞科技却独辟蹊径,不卖产品卖服务,极飞当前有1000人的飞手队伍,2016年作业面积超过了500万亩。据说为了将竞争对手赶出市场,极飞学当年的长虹公司,已经开展了一轮价格战,在新疆的棉花作业过程中,将无人机植保价格从30元、20元,一路打到了6元,照这样打下去,行业内没有几家能撑两年的,如果极飞能存活下来,相信它就是最强的无人机企业。   综合实力强的企业将笑到最后   农机喷认为,无人机产业链很长,在农机行业可以说很难找到第二个,实力弱小的企业很难玩转整个产业链,只有那些综合实力强,有大资本支持的公司才能笑到最后。   无人机涉及多项核心技术,比如,总体设计、动力系统、飞控系统、电池控制系统、作业系统、信息系统、定位与导航系统、整机制造等,是典型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产品,其技术含量和产品组织化的难度一点都不比高端的拖拉机、收获机差,所以要开发一架真真意义上性能卓越的无人植保飞机,就需要企业将以上方方面面的技术和人才都整合到一个公司,而当前很少有企业能做到这一点,而进入植保无人机行业的公司,并没有以上提到的技术储备和产业基础。   另外,这个行业还没有形成真正的产业集群和完整的产业链,企业想借用外部的资源也很困难。所以说日本为什么只有雅马哈才能做出超一流的无人机,就是因为雅马哈是个以军工和发动机、电子产品起家的综合性的大企业集团,雅马哈自己的体系内可以找到关于农用无人机关键技术的人才,而前期进入植保无人机行业的许多企业并不具备这种产业基础和能力。   可以看出来,那些被市场淘汰的,或是有自知之明,主动退出的公司共同特征是:没有核心技术、不专业、没有大的投入,不用心。   而那些留下来,并且生命力顽强,已经取得较好成绩的公司的共同特征是:有核心技术,有强大的研发团队,一心一意,专心致志搞经营,有高明的商业模式,并且最重要的是后面都有强大的资本力量的支持。比如大疆是上市公司,无锡汉和、极飞科技都拿到了二轮融资;另外在具体业务层面,大疆联手众安保险、农分期等金融机构推出了分期付款业务,汉和也联合农分期为用户提供分期付款服务,降低用户门槛。   综合各方面的信息,农机喷认为,后期仍将有新的竞争者进入植保无人机行业,但进入的数量和速度将远不如2013—2015年,并且行业内现有的企业或新进入的都将加速退出,“腾笼换鸟”之后,最终留下来的还将是像大疆等专业化、资本化的实力派。   国内植保无人机洗牌将加速度进行,你在笼子里,还是在笼子外?